近來,基層公務員紛紛吐槽待遇差、要改行,引發公眾質疑:公務員群體到底是“訴苦”還是“撒嬌”?
  一片爭論之中,凸顯出改革面臨的“兩難”困境:取締一些“慣例”性的福利待遇,似乎傷害了體制內的;一討論改善基層公務員的收入和保障水平,則又觸怒了體制外的。
  每年考公務員的大軍,他們只是為了“穩定”嗎?其中難道沒有人在想象著,一旦“考碗”成功,就能得到高福利、高待遇,甚至灰色收入?這種瀰漫在社會上的廣泛共識和超常期許,恐怕是最危險的東西。
  這時,再想為基層公務員們制定合理的待遇標準,將難以得到公眾的理解,也很難提上決策者的議事日程——你們不是過得不錯嗎?不是已經在“後臺”得到了補償嗎?還要提高收入?還是“洗洗睡吧”。
  這不是我們所期待的。回歸常識,公務員承擔著維持國家政府部門運轉的重要責任,必須是相對優秀的人才。如果沒有相應的待遇和保障,就不能吸引精英們投身公職,為公眾服務。說“傻子都能當公務員”的人,是不負責任的——在他去政府辦事時,想必不願碰到一個能力低下的公務員。
  同時,公務員必須做出相應的犧牲:比一般人受到更嚴格的紀律約束,接受放大鏡般的監督,時刻保持良好的職業形象。除了應得的待遇外,他不能多拿一分一毫,否則應該受到嚴厲的問責。然而危險的是,在不少地方,很多時候,公務員在“前臺”沒得到的東西,能在“後臺”謀求補償。長此以往,就形成了一種危險的“慣性”。
  最近這場關於基層公務員
  是“訴苦”還是“撒嬌”的爭論,正是改革困境的體現:一旦對“慣例”性的收入、福利下刀,基層公務員就感到壓力巨大;而一旦他們訴苦,又勢必將招致人們的反感。體制內的人會說:為什麼取締我那一點“好處”?我們的工資那麼低;體制外的人則會憤怒:憑什麼你們的工資不能低些?反正你們已得了“好處”。
  改革不能單兵突進。要解開這道死鎖,一方面必須堅決繼續反貪腐、剎“四風”、深化改革,下決心消除不公;另一方面也應參照社會發展水平,對基層公務員的生活予以合理的保障和改善。
  當然,這還有賴於全社會整體收入和保障水平的提高——在普遍的低水平狀態中,人們憑什麼相信給公職人員加薪是必要的?當後者出來吐槽,人們又憑什麼不認為他們是撒嬌呢?
  摘編自新華社1月23日電文/王曉磊
(原標題:公務員“撒嬌”待遇差凸顯改革困境)
(編輯:SN077)
創作者介紹

慈善義賣

cjslvwfyr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