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月30日晚7點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火車南站發生暴力恐怖襲擊爆炸案,造成3人死亡,79人受傷。5月1日,11名維吾爾族青年發出譴責暴恐分子製造該血案的聯名信,標題為《我們,不會再沉默》,引發熱議。
  中國青年報記者今天連線了聯署這封信的青年人,探尋這封信是如何誕生的。
  “我們不願意再讓暴恐分子抹黑新疆的形象”
  4月30日晚發生爆炸時,離烏魯木齊火車南站約兩站地遠的和平街,買爾旦·外力正和朋友吃飯。
  “到了8點半前後,我們才知道發生了爆炸。”這名24歲的碩士研究生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。
  他9點多離開和平街時,附近的夜市還在正常營業。
  同時,距離烏魯木齊1000多公裡外的南疆和田,身為選調生的法爾阿德正在單位辦公室值班。他還從未見過買爾旦的面。
  但很快,他們都在同一個微信群里“冒了頭”。
  這個微信群建立於今年春節後。
  “群里基本是在內地上過學的新疆青年,維族、漢族都有。一開始只有十來個人,後來越來越多,現在是百人規模。”聯署人之一阿不都熱西提·日介甫告訴記者。
  阿不都熱西提是華北水利水電大學的水利工程碩士,上學時被鄭州的師生昵稱“阿不”。現在,他是新疆農業大學水利工程學院的一名教師。
  “我們都喜歡關註時事、熱點問題,就成為了網友。”法爾阿德說,有的群友是同學、朋友,甚至僅是“微博互粉”關係,並未見過面。
  烏魯木齊火車南站暴恐案發生兩小時內,這個微信群就被現場照片、最新情況“刷爆”了。“我現在想找兩天前的談話記錄,簡直是翻不著了。”買爾旦說,“大家討論,想寫篇文章公開發表。”
  這群青年並非“一時衝動”。
  他們第一次想要公開發聲,是源於今年3月的昆明火車站暴恐事件。
  “那以後,我們在網上看到了不少對新疆人的誤解、恐慌。大家就在群里討論過,怎麼把當代大學生的聲音表達出來。”買爾旦說。
  後來,微博掀起了“我為新疆代言”的接力活動,一個個小女孩、男女青年帶著笑容、舉著“我愛新疆”的紙板,曬出照片。
  “當時我們覺得正能量挺多,就沒再討論。但這次又發生暴恐事件,唉,我實在是再也看不下去了!我們不願意再讓暴恐分子抹黑新疆的形象。我們就想站出來說說話,告訴大家新疆有這樣的年輕人——我們是愛國的。”法爾阿德說。
  凌晨5小時
  在聯署的11名維族青年中,5人已畢業工作,6人為在讀大學生。最小的24歲,最大的29歲。
  他們來自新疆大學、北京外國語大學、上海交通大學、北京化工大學、上海大學、上海外國語大學、華北水利水電大學、新疆財經大學、新疆醫科大學等9所大學。
  主筆的,是28歲的庫爾班江·外力。
  這位濃眉大眼、高鼻梁的青年來自南疆喀什,現在新疆工程學院給來自和田、喀什的學生教漢語。“我看到爆炸案,心裡特彆氣憤、難受。暴恐事件又一次發生,對每個人都是一種心理上的傷害。”
  4月30日晚約10點,微信群里討論正熱烈。庫爾班江給買爾旦打了電話,提出“第一時間發出我們的聲音”。
  買爾旦一口答應:“可以啊!不過這不是你我兩個人能完成的,需要更多人的想法。”
  他馬上給熟識的群友胡爾西旦、斯坎得爾、雪來提、玉素甫發微信說“有事商量”,隨即打了電話:“對於今天的事,我們打算約幾個朋友共同寫一篇文章發佈,你有什麼看法?有木有(即“有沒有”——記者註)意圖加入我們?”
  在電話討論了文章提綱後,他們開了11個人的臨時微信群。這就是最後網上署名的11名青年。
  4月30日凌晨零點,庫爾班江開始面對電腦敲字。
  寫的時候,他給喀什的媽媽打了電話。49歲的母親初中文化,很支持他這麼做。“我媽說,這個應該寫。”
  在聯名信中,他們發問:“殺人犯呀,你到底為了什麼?你到底要什麼?你給我們這個民族究竟帶來了什麼?好,你高喊口號,你說你要的是尊重和權益,可是就在離你製造爆炸不遠的地方,就是教民安靜禮拜的清真寺!好,你說你是虔誠的信仰者,可你所犯下的暴恐罪行,不分民族,無論男女,不放過老少,手段殘忍,他們同你何仇之有,哪裡有宗教崇尚的善德底蘊?”
  “好,你說在給民族謀福祉,看吧,你們的罪孽不得不讓人對我們防範,你們讓一個民族被暴恐所綁架,你們讓我們家鄉整個地區被恐怖所標簽化,即便在國外,坐飛機也要多走一道安檢門,你們讓新疆人就是在國內出差也不敢被輕易留宿……犯罪分子呀,你們給這個民族帶來了無盡的痛苦和沉重的災難。”
  聯名信中還說:“果真如被愚弄的恐怖分子所說,殺掉一個‘卡普爾’,就能成為聖人,進天堂?古蘭經中提倡,‘兩世吉慶’,就是今生要幸福吉慶,來世安詳。《福樂智慧》中說:你若想今生獲得善果,好吧,毋須多言,要多做好事。然而恐怖分子凶殘至極。謀殺素昧平生、毫無恩怨者的生命,掄起邪惡的砍刀殺向無辜生靈的罪行,難道是慈憫?”
  庫爾班江解釋,“卡普爾”就是不信伊斯蘭教的人。“我是共產黨員,但我要瞭解伊斯蘭教,才能更好地教維族學生。”
  5個小時之後,5時13分,庫爾班江修改完最後一個字。公開信出現在了11人的微信群里。這時,其他人還在沉睡。
  上午,他們開始對初稿提出修改意見。法爾阿德從“法學理論”的角度提出意見,但其他人認為,還是應該“直接講出我們的真實感受”。
  “我說,我們說的都是事實,不真實的不行。”阿不都熱西提說。
  “不能再沉默了,不會再沉默了!”這句話是買爾旦加的。最終,它成為文章的結語,也是標題。
  發帖的微博“紅了”
  定稿後,他們將文章發到100人的大群里,同時委托“玩微博最多、粉絲最多”的法爾阿德在網上發佈。
  27歲的法爾阿德發現,他的微博“紅了”。從5月1日15時18分發出至中國青年報記者截稿時止,他的長微博在騰訊、新浪微博平臺共得到10054個“贊”、21879條轉播和評論。
  “這是我們沒有預料到的。”法爾阿德對記者說。
  微博發出後,阿不都熱西提就收到了母校——華北水利水電大學水利學院聶相田院長的短信:“阿不,母校為你自豪,為你驕傲,我們支持你……”
  短信沒看完,院長的電話就打過來了:“阿不,看到文章了,不錯啊!我們會轉載,傳遞給更多的大學!”
  他的導師康迎賓、班主任何鵬、校學生處處長李幸福都打了電話來,贊賞這名從“少數民族高層次人才骨幹班”走出的青年。我國多所“211高校”都有這一國家計劃,少數民族學生的學費全免,也有普通研究生補助。
  買爾旦坦率地說,他們原先只期待有一些朋友傳播,“從我們自身,影響到周圍的朋友”。
  聯署實名,他沒有事先告訴南疆庫車的父母。“因為覺得沒必要,相信爸媽會贊成我的。”不過,現在父母已經從手機新聞上看到了兒子的大名,他們都很支持兒子的行動。
  “實話說,當時也沒多想,寫實名、學校,是希望讓別人看到我們的真實身份,能多一些人相信。我相信,很多人都有類似我們的觀點,只是我們幾個選擇了不再沉默。”買爾旦說。
  本報北京5月3日電
創作者介紹

慈善義賣

cjslvwfyr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